装甲的乌龟

妈咪爱婴网 www.baby611.com 2014年05月15日 13:35:50
      据说乌龟本来是没有甲壳的。现在它身上驮着的甲壳是怎样得来的呢?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可笑的故事。 有一天,乌龟家族集合在一条小河的河滩上。它们又肥又胖又软又扁的身子,在沙土上痴痴地移动。其中有一个乌龟老族长,用懒洋洋的声调发言道: 我现在宣布开会。他把脑袋慢慢……

  据说乌龟本来是没有甲壳的。现在它身上驮着的甲壳是怎样得来的呢?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可笑的故事。

  有一天,乌龟家族集合在一条小河的河滩上。它们又肥又胖又软又扁的身子,在沙土上痴痴地移动。其中有一个乌龟老族长,用懒洋洋的声调发言道:

  “我现在宣布开会。”他把脑袋慢慢抬起,那光秃秃的头顶看起来并不发亮,却有一些晦气。可以知道他此刻是很忧愁和悲伤的“我们族里,有许多的乌龟被虎、豹、豺、狼、狐狸和狗獾们捉去吃了。要是我们不商量出一个对付的办法,我的孩子们呀,只怕我们龟族就要全部灭亡了。世界上也将没有乌龟这一个光荣的名字了!”

  一个尖头的乌龟问:

  “但是我们到底该怎样来救自己呢?”

  所有的乌龟全都呆呆地昂起了脑袋,露出深思的神色,不动也不做声。这问题,在它们中间谁也不能答复。

  “让我去请教聪明人吧!”老族长|叹口气说,“为了我们的生存,  我们必须去恳求他们帮助我们解答这问题。”

  这时候,刚巧有一只蜜蜂飞过,乌龟们立亥0就请教他:

  “蜜蜂君,我们受尽了虎、豹、豺、狼、狐狸、狗獾他们的欺负,这    。种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,求你给我们想一个办法好不好?”

  “这个吗?”蜜蜂停在河畔的一株紫云英上面,一边采蜜,一边转过大圆眼睛来说,“让我想想看……我,我看你们还是学我的样,在屁股上装上一根毒枪,要是敌人侵犯你的时候,就可以立刻要他的命1”

  乌龟们听了蜜蜂的建议,顿时叽叽咕咕地议论起来。

  “这如何使得?”一只绿毛乌龟说。“如果我们学了蜜蜂君的样,在屁股上装了毒枪,那会变成什么样JLⅡg?何况,我们乌龟是有名的和平的家族,我们要武器来做什么?”

  “但是,好心肠的乌龟先生们啊,”蜜蜂嗡嗡地叹气说。“你们必须知道:要逃出虎、豹、豺、狼他们的馋嘴,就必须有锐利的防卫的武器——因为最好的防御就是给侵犯的敌人以致命的打击!如果你没有使敌人胆寒的武器,又怎能得到生命安全的保障呢?”

  “这样的忠告,对于和平为怀的我们乌龟族是不适合的。”老族长下结论说。“我们很感谢蜜蜂君善意的建议,不过让我们以后再等虑吧!”

  “那么,再会了i”蜜蜂点点头,营的一声飞去了。

  乌龟们送走了这有危险性的小昆虫之后,重新又叽叽咕咕地展开了讨论。

  “哈呀!”一只癞头乌龟喊道。“这儿来了田螺君,让我们来问问他的意见吧!”

  “好呀l”大家说。

  那温文尔雅的田螺在沙滩上慢慢慢慢地移过来,整个乌龟家族把这个客人包围起来。

  “田螺君,你来的正好l”老族长说,“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中肯的忠告?因为我们现在遭遇了一个绝顶的难题。我们在讨论怎样抵御虎、豹、豺、狼、狐狸、狗獾他们的袭击。”

  “这我如何知道?”谦逊的田螺把他的触角撞着沙砾说,“不过承你下问,我不敢不竭诚贡献我的意见。如果我说的不错,我以为最好的防御,应当象我那样有一个坚固的甲壳。有了这道坚固的‘防御’,敌人就无法来侵犯了!”

  说着这话的时候,田螺略略转动他的身体,卖弄地炫耀了一下他那坚牢的壳。

  “这是何等卓越的见解呀!”老族长拍着脚叹赏着说,“如果我们有了这样坚硬的甲胄,那一定庄严雄伟得了不得l”

  “我们可以躺在我们的甲胄里,即使天坍也不用怕!”龟子们表示赞同说。

  “只有在饥饿的时候,我们才把脑袋伸出来一会儿。”龟孙们附和着说。

  “而且,虎、豹、豺、狼、狐狸、狗獾他们,以后只好垂头丧气地看着我们了。”老族长眉开眼笑地说,“他们就是咽下一肚子的唾液,也莫想尝到我们一块肉!”

  就这么着,乌龟族长负责接受了这一个建议。从此以后,乌龟们全身披挂了甲胄,只是手里什么武器也没有。

  你只要看一看他们尽躺在泥沟里,躺得那么舒服,就可以想象他们是如何心满意足了。因为,真的,虎、豹、豺、狼、狐狸、狗獾们一点也奈何他们不得了,他们决心放弃这坚硬而无味的食物,去猎取别的可口的东西了。

  有了甲胄的乌龟的好日子过了不知多少年。他们的老族长已经过世了。新的龟子龟孙们繁衍得很多。不过他们的头越来越小了,因为他们从来不思索它,只要躺在泥沟里过日子就得了。

  有一天,乌龟们遇到了新的敌人。他们用两只后脚走路,用前脚把乌龟们一只一只捡起来,丢在陶瓮里。乌龟们照例把脑袋缩进了他们的壳里,有的还在壳里打着瞌睡。可是,不久给一阵剧痛刺醒了。伸出头来一看,原来那两脚走路的东西,正在用前脚拿着一个薄片,砍进甲壳的缝隙里去。乌龟的鲜血溢出了壳外,四脚痉挛地挣扎。甲壳逐渐分开,终于,它们的肉做了敌人的午餐。

上一篇:画眉和猪
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幼儿故事推荐
  • 妈咪爱婴网育儿微博